文案阅读

阿里同人之雨打龙梅67完美色穿肠过-【2024年3月小说更新】

2024-03-04 13:49:59 来源: 花神时尚网

阿里同人之雨打龙梅67完美色穿肠过-【2024年3月小说更新】

小弟最近也是比较忙,有一段时间没上春暖花开了。之前看到有狼友们说看不懂小弟的文章,我只能说是很抱歉,因为这本来就是一篇《阿里不达年代记》的同人作,那本书字数颇多,背景相当宏大,让小弟三言两语交代清楚是不太可能的。

小弟之所以会写这篇文章,一方面是因为有感而发吧哈哈,另一方面是发现阿里的同人作实在是很少很少,我只找到一篇也是几万字的《帝梅折枝》,感觉这样一本好书没有同人作实在是很奇怪,所以就写了这一篇雨打龙梅。如果这篇文章能有幸遇到看过阿里的狼友,那就是万幸了。小弟也主要是为了自娱自乐才写的这篇文章,现在兴头稍过,就打算停笔了,也该让我们的黄金提督歇一歇了。

好了,话不多说,正文送上。

六、荒淫肉宴

奢华的酒宴,淫乱的狂欢。

黑龙会的将领们大啃大嚼着桌上的美食,如鲸饮水般勐灌琼浆美酒,脸上露出畅快满足的表情,还不时嘶的一声吸一口凉气

在庞大的餐桌子底下,隔着垂地的桌布,传出嗞嗞啾啾的吮吸声,不住抖动的布幕引人遐思。

「操!老子忍不了了!」

一个黑龙会的海将军,一把掀翻了酒席。

顿时,底下一个个体态妖娆的美女暴露在目光中。美人们各种各样,有紫发红唇的穿着黑色吊带的吸血族艳女,有尖耳银发的俏美精灵,有拖着一条蓬松的大尾巴的狐族女孩,也有成熟风韵的人类少妇,既有可爱娇憨的萝莉,有浓妆艳抹的艳妇,也有清新淡雅的少女。如今,她们一个个不是跪在黑龙会将军胯间口舌侍奉,就是被欺在身下承受大屌进出。这些从大地各处收罗来的妓女女奴,从萝莉,淑女到熟妇,无不发出甜美渴望的呻吟。

只有一个人例外。

一名额头长有犄角的碧发美女,冷漠的看着这一切,与旁边几个同样身戴枷锁的温顺女奴显得格格不入。其实,她们却有不同——碧发美人手脚上的镣铐全都是真材实料的乌钢铁镣,而其他女奴身上的不如说是像是饰品一样的装饰,而且碧发美人相貌气质更不是那些下贱的女奴隶可比,眉眼间尚存有一股英气。相比之下,她更像是被限制了自由的俘虏,而周围那些同样装扮的女人就是整日取媚主人的性奴。

然而,现在,俘虏和性奴们正在享受着一样的待遇——以跪趴的姿势,被背后陌生的男人贯穿蜜穴。

「好棒,主人的的肉棒好胀……好大……」

旁边的一个性奴发出甜美的呻吟。

「……」

而碧发的俘虏咬紧牙关,一脸的屈辱。任凭身后再怎么勐烈的冲撞,使得连身上的钉钉环环发出碰撞的声响,喉咙里也没有发出一丝呻吟。

「啊——射了!全部射给你!」

背后的男人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吼叫,下体剧烈的颤抖,像一门水泵一样将大股大股的浆液灌进她的蜜壶中

男人刚刚射精过后还在唿哈唿哈的喘气,傍边就有另一个等不及的男人推开了他,甚至还未等女人一片狼藉的花径溢出白浆,就把自己的阳具插了进去。女人痛苦地闭上眼睛,默默忍受再一次的摧残。

可是,肉宴才刚刚拉开序幕

跪趴在女奴中间的碧发女子,就是已经被摧残得不成人形的龙女帝梅。

自从登上黑龙岛,噩梦就不曾醒来过。茅延安将她作为「慰问品」,赏赐给作战有功的将军士兵享用,那些平日在战场时连正视李华梅都不敢的胆小鬼,如今却大逞淫威,仿佛要把昨日失去的尊严就补回来。

而这些人之中,最没用的废物阿巫成了李华梅的「代管人」,只要茅延安不在,就是阿巫负责一切李华梅的事情。比起茅延安,阿巫更是一个彻底的小人,毕竟茅延安还是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而不会武功的阿巫却能凭借着手段混到黑龙会的高位,自然是满肚子小人物的狡诈奸滑。记得当初阿巫和约翰共同的好友——巴闭的一对双胞胎姐姐来投靠阿巫,阿巫满口应承,但结果到头来二话不说开了她们的苞,一转手将两个巴闭姐姐卖进了妓院,整天接客接到腿软。

如今阿巫坐上海将军的头把交椅,还不忘本色——李华梅被他当做妓女出租给黑龙会上上下下的每个人。不久以后,阿巫对当老鸨的日子感到了厌烦,就索性让李华梅出去站街拉客。李华梅宁死不从,

阿巫就租了一间公厕,将李华梅用绳子绑在马桶上,两条腿拉开压到两边,露出两腿之间的秘密花园和神秘后庭,双手被绑在脑后,眼睛蒙上黑布,嘴里戴着塞口球。马桶的旁边有一个投币箱,只要付出一点廉价的嫖资,黄金提督身上的每一张嘴就都任由你享用,

或者你也可以品尝李华梅分泌出的这世上绝无仅有的龙女乳汁。因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喂食春药,李华梅下面的桃园洞整日都是流水潺潺,连后庭旱道在连续一个月注射改造后,也会分泌出一种肠道粘液。李华梅胸前本来C罩杯的水平,在催乳剂的作用下,现在已经发展到接近E的两个大奶袋,里面沉甸甸的装满了龙女新鲜甘甜的乳汁。曾经夏华天女纯洁的身躯,已经堕落成一块沾满淫蜜的美肉。

在阿巫的眼里,李华梅就是一头人形母畜,像小猫小狗一样,是为了取悦男人的一只宠物、一件商品。为了推广生意,不学无术的阿巫还特地从《茅延安文选》中找出了一句广告词:

不要2500!不要1500!只要998!黄金提督任你插!你没有听错!也没有看错!真的只要998!!还在犹豫着什么,赶快拿起手中的钱包订购吧!!!在30分钟内前来订购的顾客朋友,还将有机会……

「啪!」

茅延安黑着脸怒拍了一下桌子。特效师因为故事情节太精彩,忍不住跑到厕所撸管子去了,所以桌子只是发出一声巨响,并没有炸成碎片。

「导演!你他妈怎么回事!还插播广告观众裤子都脱了,你给他们看这个!」

「……好好好,情不自禁,情不自禁。马上就安排你搞李华梅的戏。喂,女一号,准备上场!……我靠,严肃点,别一脸春情难耐的样子,我们这是凌辱戏!操,把手从内裤里拿出来……」

「……」

……

好像外面发生了什么,但丝毫不影响到里面这一场荒淫的肉宴。

李华梅在被五六个男人内射后,被搬到一张圆桌上,一同被搬到桌上的,还有其他几个女奴。黑龙会的将领在圆桌旁围了一圈,将她们搬弄成跪趴着屁股朝向外、脸对着圆桌中心的姿势。然后竟然没有像往常一样迫不及待的插入,而是划起了酒拳。

这莫名其妙的行为并没有持续多久——一个得胜的海将军,转起了圆桌,将李华梅的屁股转向自己,把阳具捅了进去,桌上其他的人也照着插入身前对着自己的女人。圆桌就像旋转木马一样,只是由木马、玩具马,换成了作为玩具的「胭脂马」。!

大约几分钟后,新一轮的划拳又开始,花唇尚未闭合的玉道,又接纳了新的一名不怀好意的访客……!

茅延安饶有兴致地看着李华梅被转着轮干,十几轮划拳过后,他低头吩咐了一下旁边的人。两名侍女走了过去,扶着李华梅离开了酒席。

当黑龙会的帮众迟迟不见李华梅回来,忍不住向茅延安抱怨时,一辆餐车从外面推了进来。

这不是一辆普通的餐车。

餐车上本来是盛放食物的地方,这时候仰卧着我们的黄金提督,而各式各样的料理盛放在仰卧的李华梅身上—

女体盛,茅延安给手下们准备了一道好菜。

黑龙会的将军们发出了渴望的低吼,贪婪的目光扫视着李华梅全身上下。成为餐桌的黄金提督仍然是那么美丽,胸前的肉球涂满了雪白色的奶油,最顶端的鲜红蓓蕾就像是一个美味的草莓。

为了食用方便,李华梅身上的乳环、脐环和阴环都已经被一一取下。长期穿环的乳头显得更加饱胀,仔细观察,能够发现还不时渗出一丝丝乳白色的奶水。本来平坦如原的小腹已经渐渐显示出隆起,像是一座矮小的土丘。再往下,本来应该长着丛丛青草的腹地,如今却寸草不生,平坦光洁的像是尚未发育的幼女,但两片肥厚嫣红的花瓣和妖艳猩红的花蒂显示出这是一具被开发熟透的女体。花唇之下浅褐色的菊蕾此时被塞进一个软木塞,灌进李华梅体内美酒从木塞周围不断渗出,散发出香醇的味道。

黑龙会众人们一拥而上,一条条粗糙的大舌头在李华梅身上每一寸地方游走,就连龙女玉足上一颗颗晶莹剔透的脚趾都被一名海将军含在嘴里轮流吸吮,更不用说乳头、阴唇这些更加诱人的部位了。

李华梅像是一具失去牵引的木偶,任由身上的男人们舔舐全身。然而脸上浮现起的潮红,出卖了主人强忍的平静。尽管心里对周围恶心的男人们无比的厌恶,她却无法将身下吮吸得啾啾有声的男人一脚踢开。渐渐显露出的身孕再一次唤起了伟大的母爱,为了腹中约翰的骨血,她可以牺牲掉自己的一切。

女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平常榨取情人的种子无数,没有丝毫的惋惜,一旦种子在腹中发了芽,就会将男人视如累赘的东西视若生命。李华梅的心情,约翰不会懂,茅延安也不懂。但是茅延安明白应该怎样利用——无论是多么无耻的要求,只要茅延安以孩子相要挟,最后李华梅就会在无比愤恨中接受。

就像是现在

李华梅身上的食品被饥渴的众人舔食干净,茅延安就提议品尝一下李华梅体内的美酒。龙女被一名高大的壮汉抱了起来,以小孩把尿的姿势抱在空中。

「不要……不要这样……好羞耻。」

「嘿嘿,李将军,你全身哪一个地方大家没有看过、舔过、插过还装什么清纯玉女!」

茅延安一手拨开了李华梅想要遮挡住私处的双手,伸出两根手指抠进了龙女的已经泥泞不堪的花径,然后泛着淫光的手指头插进了她的口中搅动。

「尝尝自己的淫液,骚浪的婊子!」

李华梅屈辱的闭上了眼,被手指搅动的喉咙发出抗拒的呜呜声,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起了反应。最近在李华梅强烈要求下,虽然茅延安已经很少对她使用强力的春药,但连日的调教让龙女的身体已经变得十分敏感。

李华梅花穴泛出晶莹的水光,全身雪白的肌肤现出一层粉红色,脸上浮起两块晕红。

「啊——」

李华梅下盘一阵颤抖,花径中喷射出一股淫蜜,被准备已久的茅延安悉数收集到一个高脚杯中

「骚货,泄了这么多。」

茅延安举着高脚杯在李华梅面前晃了晃,李华梅羞耻地避开了脸。接着,茅延安的手指来到了花径的后面——被插上软木塞的菊门,他轻轻旋转着木塞,被灌进李华梅体内的美酒从松动的木塞缝隙中流了下来,不一会儿就盛满了手中的杯子

茅延安啜了一口杯中的液体,却并不吞下,嘴向李华梅靠了过来。

李华梅明白了他要做什么,拼命的扭头摆脱。但一块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肉,怎能够抗拒屠夫手中的尖刀

茅延安捏开李华梅的嘴,将一口掺着淫蜜的美酒度到她口中,直到她咽下才放开手

「怎么样李将军,自己的淫水味道怎么样」

「呸!」

李华梅一口嘴里残留的液体直接吐到茅延安的脸上。

茅延安本来淫笑的一张脸顿时僵住了。

「臭婊子,我让你犟!」

茅延安一拳打在李华梅的小腹上。

李华梅痛哼一声。

「把我脸上的口水舔干净,不然,后果你知道的!

「不舔是吧,好,来人,拿鞭子过来!」

「……不要……」

李华梅用低到几乎不可闻的声音发出恳求,「我……我做……

茅延安这才转怒为喜,笑嘻嘻的靠近李华梅。曾经高贵的龙女没有了往日的骄傲,一张俏美的面庞上爬满了泪痕,对着茅延安吐出了香舌……

如愿以偿的茅延安享受着龙女温柔的舔舐,下体的阳具推进了李华梅潮湿的花径。当他忍不住在紧窄的花道中喷出白浆后,又拿出了那一个高脚杯……

精液混杂着淫水,掺在美酒中,灌入李华梅的喉咙。

当茅延安心满意足的退出李华梅的身体,这时候,阿巫出现在李华梅眼前。没有二话,又是一轮抽插。

最终,李华梅体内的酒水从菊门流出,又从嘴里全部流回了肚子里。酒精作用下的龙女,失去了最后的矜持,迷失在了情欲的疯狂中。李华梅大口大口的吞下男人射出的白浆,粘在脸上的精液被一一刮下来放进嘴里,手指伸进自己的阴道和肛门,抠出男人的精华送进口中。

这一头饥渴的母畜还不能满足,双手用力揉搓着胸前的肉球,低下头把顶端的乳蒂含进嘴里吮吸啃咬。不知是哪个男人在李华梅的嘴里撒了一泡尿,受到启发的众人纷纷跟从……

茅延安坐在一旁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一幕。

「老板,我对你的佩服之情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奔腾河流一发不可收拾!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军神,伟大的人民的舵手!

同样退出战场的阿巫谄媚的奉承着茅延安,也可能是出于真心的赞叹,平日自己只能是搞一搞朋友的姐妹,干一干同学的老母,能把一代天之骄女调教成一个精液便器,自己就完全做不到。

「哈哈,儿子你就喜欢说实话。就冲着你这句话,等那婊子生下了这一胎,就让她给你也生一个。」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但是老板真的想让她生下贱人约翰的种吗」

茅延安神秘地嘿嘿一笑。

「嘿嘿,那贱人的种早就已经化成一摊血水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

「呃……老板,你是说……」!

「那个婊子既然是我老茅家的狗,那下的崽当然也得姓茅了。在她上了船还没几天,我就用了一招别的地方学来的招式,把她肚子里的贱种弄掉了。」

「哦是什么招式那么厉害

「叫什么我也忘了,反正是异大陆的很流行的一种武功,我把它起了一个名字,叫无痛人流。是不是特别霸气」

「呃……是,是是是……那她肚子里」

「肯定是我的种啊!我越来越感激我那个贤侄了,连自己的女人都借给我下种,哈哈。」!

「呃……那个……老板,你说要让她给我也下个崽,那这个辈分怎么办啊」

「我靠,咱们这是黄色小说,当然是越乱越好懂不懂!反正如果这婊子生下了个小婊子,那就让她跟她妈一个样,要是个小畜生,那就让他天天干他妈,哈哈哈哈,你说是不是很黄很暴力啊」

「是是是,是是是,老板英明!」

浑身沾满精液、淫水和尿液的李华梅对这对父子的对话一无所知,被夹在两个壮汉中间的龙女,正扭着雪臀迎送着男人一前一后的两根阳具,嘴里塞着另一根肉棒,断断续续地发出依依呜呜的呓语……

七、将军母畜

「趴下。」

「好,爬过来……」

在黑龙岛的海滩上,一个男人大咧咧地躺在沙滩椅上,嘴里不断发出命令。海滩上一个穿戴着黄金胸甲的碧发美女,在他的指示下驯服地爬过来,跪在他的两腿之间。男人挺了庭赤裸的阳具,美人迟疑了一下,然后低下头含住了软绵绵的肉虫,同时,修长白皙的手指也游动到男人的肉袋和股沟之间,熟练的抚弄起男人的敏感带

「哦——」茅延安不由得呻吟出声,「小龙儿,你的技术真是太棒了,这岛上最贵的妓女也比不上你一根毛。」

李华梅低着头默不出声。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

「小婊子,把头抬起来!」

茅延安将肉茎从李华梅嘴里抽出,已经坚硬如石的肉茎一下一下抽打着李华梅的脸颊。李华梅只得抬起头来,仰视着茅延安。龙女那绝美的面庞上不知是不是因为被阴茎抽打,而浮现起两块红晕。

「哈哈,贱人,你还知道脸红。」

「不要……

李华梅受不了茅延安耻笑的目光,把脸转到一边。

「臭婊子,你以前的威风都到哪里去了不是要杀了我吗,怎么还天天给老子舔屌你的龟老公约翰怎么没有来救你」

「不要……不要说了……我……我都已经这样了,求求你,不要再羞辱我了。」

李华梅痛苦地哀求着,眼里滑落两行热泪。

「不行,我偏要说。你的约翰明明知道你在这里,为什么不来救你」

「他……他……」!

「因为他是个绿帽男,喜欢看自己的女人被别人干,不是吗」

「不……不是的……」

「就是!不然他为什么不来救你说啊!就是有这种男人,喜欢看着自己的老婆女友被别的男人侵犯,被不同的男人凌辱,约翰那个小贱人,就是这种人。」

「不……他不是……不是的……」

李华梅无力的反驳着,拼命地想证明茅延安是错的,可是脑海里不由得再一次浮现起几天前的那一幕。

「李提督,想不想再见到你的小情人啊」

在一次酣畅淋漓的性交后,突发奇想的茅延安对着正在吐着舌头、温顺地清理汁水淋漓的鸡巴的李华梅说道。

李华梅顿了一下,眼里闪烁出一丝希望,但是光芒又立刻暗淡下来。她知道,茅延安不会这么轻易的让自己如愿,说不定这又是一种新的凌辱。

「看来李将军已经忘了我那个好贤侄了啊,整天被搞到高潮迭起确实要比守着那个负心汉强的多。」

「……你,你胡说!」!

「那你怎么不说想见呢。」

「你难道真的敢放我去」

「有什么不敢的,只要你听话,就让你见一见你的野男人有什么要紧的。」

「此话当真」

「那就要看李提督要给我什么样的回报了,哈哈。」

茅延安一脸淫贱的笑着说。

「你……你不能骗我。」

「我对你想干就干,想打就打,还有必要骗你吗」

「……好。」!

有了觉悟的李华梅在茅延安两腿之间跪了下去,吐出猩红的香舌,舔舐茅延安阴茎的头冠。双手挤压着自己丰硕沉重的乳房,殷红的乳蕾渗出玉白色的乳汁,然后推着湿淋淋的胸部夹住了茅延安挺立的阳具。

「李将军,你好色哦。」

「……」

李华梅羞红着脸,继续着手里的动作,嘴里还故意发出哼哼的呻吟。

「啊——骚货,再深点!」

茅延安按住李华梅的头,将粗大的阴茎深深地顶进李华梅的喉咙。李华梅没有挣扎,竭尽全力地张开嘴纳入粗长的巨物,龟头插进了喉咙口进入了食道,呕吐反应让李华梅的鼻涕眼泪都呛了出来,发出呵呵的声音。

「呕——」

茅延安感到龟头上一热,有一股热流浇在龟头上。喉咙受到异物刺激的李华梅吐出了一些胃液。等到李华梅几乎要因为窒息而昏迷过去,茅延安才放开了压着李华梅脑袋的手。得到自由的李华梅用力的喘息,不住的咳嗽,口水煳满了整张俏脸。

「骚货,再给我吃!」

「啊!」

茅延安重新将肉茎塞进李华梅嘴里……!

「呃……呜……呜呜……」

濒临绝顶的茅延安死死的摁住李华梅的头,整根肉茎连同根部全部顶进李华梅的嘴里,深入喉咙。李华梅发出痛苦的呜咽声,两手推着茅延安的大腿极力想要摆脱。可是茅延安没有让她如愿,一阵颤抖之后,在李华梅的食道里喷射出一股股白浆。浓稠的精液让李华梅几乎窒息过去,为了能够唿吸,李华梅不得不尽力将精液咽下。然而大量的精液还是有一些没有来得及被吞下,流进龙女的气管里,甚至有一些从鼻子呛了出来。

可怜的龙女通红着双眼,脸颊上、头发上、胸前煳满了口水、汗水、胃液和精液,像是被人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这样,够了吗」

「哈哈,李提督,这才是一个开始。」

「啊……你,怎么会……」

李华梅看着茅延安的阳具再一次胀大,比射精前还要坚挺,眼里慢慢出现了恐惧。

「不要……」

茅延安从后面一把抓住了想要逃开的李华梅,提着枪就要刺入。

「不!不要!」

李华梅滚动着身体拼命的挣扎

「李将军,你难道以为还能逃脱吗」

「不要……不要那里,你的……太大了……孩子,孩子受不了。」

「那你说怎么办」

「……从,从后面……后面的……」

「什么李将军,你说清楚,哈哈,你说后面什么」

「只要你不进来,我……我可以用后面……」

「操,臭婊子,后面是哪里,说出来!」

「……」

「不说是吧,那我今天就干破你的肚皮!」

「不要!我说,我说!」

「说,说出来!」

「请你……请你用我的……肛门……」

「哈哈,我没有听错吧,堂堂反抗军的黄金提督竟然要我这个黑龙王干她的屁眼,哈哈哈哈。」

茅延安得意的哈哈大笑,李华梅却是流下了泪水,可是为了能见到约翰,她放弃了曾经视若生命的尊严,嘴里吐出只有娼妇才会说的淫荡发言。

但是茅延安还不想放过她。

「再说,忘了吗上次不是已经教过你了吗」

「……」

那些淫荡无耻的话,李华梅实在是羞于出口。可茅延安做势就要将阴茎捅入。

「不要……不要……我不想说……放过我……」

「啊——」

整个龟头顶进了李华梅的小穴。

「不要……拿出来……请……请你干我的屁眼……」

「求你……主人,干……干烂贱奴的屁眼……」

「主人,龙儿的屁眼好痒……」

吓得魂飞魄散的李华梅将这些淫荡的话脱口而出,甚至双手撑开自己的臀缝,把隐藏的菊蕾展示给茅延安。!@#$%*)etsdcvop

!%&*(wtsdxcvopl

「哈哈哈,好!小龙儿,爷爷来啦。」

茅延安推着粗大的阳具,进入后面窄小的洞口。虽然龙女的菊门已经被开发得烂熟,柔软的程度不再是之前可比,但是要进去这么粗的阴茎,还是有些困难。缺少润滑的摩擦让李华梅痛苦的激起一身汗水

「啊……谢谢主人,龙儿屁眼里面好烫。」

李华梅还不得不迎合着茅延安粗暴的对待

「啊……啊……好涨……好热……」

「啊……主人,还要,龙儿还要……」

「屁眼,屁眼要裂开了……」

「啊……不行了,要出来了……啊……

渐渐的,李华梅假装的呻吟,变成的真正的喘息,经过肉体改造后,后庭显然也是性感带之一。此时的龙女胀红了脸,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只手揉捏着不断喷洒乳汁的巨乳,另一只手用力挤压搓弄下身的花蒂,失神的眼睛看着前方,舌头伸出,口水从嘴角淌落到地上还不自知,喉咙里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活像是一头为性交而生的母畜。

终于在李华梅尽心尽责的服侍了茅延安两天后,茅延安同意带她去看约翰。

利用黑龙会发达的运输技术,茅延安和李华梅来到了索蓝西亚的上空。

李华梅见到了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男人,约翰.法雷尔。她很想扑过去,在情人的怀抱中诉说委屈,但是她不能够。手脚上的服从之环以及身上这一套淫秽下流的装甲被施加了魔法,控制着李华梅的身体,让她只能漂浮在空中与情人对望。

茅延安向着约翰一行人发出嘲讽,并且一手搂着李华梅向约翰示威。李华梅极力想要甩开肩上的手,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茅延安将另一只爪子伸进自己短到不能再短的战裙里。

让茅延安不爽的是,约翰没有一点暴怒的样子,只是冷眼看着茅延安做作的表演。好生无趣的茅延安咒骂嘲笑了一阵后,丢下个七日之约就拉着李华梅走了。自始至终,约翰没有再看李华梅第二眼。

沙滩上,李华梅顺从着茅延安的意志。自从见过约翰后,李华梅的精神就时常陷入恍惚之中,茅延安不断给她灌输着约翰抛弃了她的信息,龙女的意志渐渐的崩溃了。理智上,她明白约翰并不像茅延安所说的那样,而是为了避免心痛而自乱阵脚,才视她为无物,但是情感上,李华梅却难以接受。受了这么多非人的凌辱折磨后,李华梅对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得悲观绝望了。只剩下腹中的胎儿,是她最后的希望

然而,茅延安不打算让她好过,最后致命的一击击碎了李华梅残破的心。

在李华梅含着一条狗的阳物同时被另一条狗射入精液,而高潮绝顶的时候,茅延安在她面前给了她最后的一击,告诉她肚子里的胎儿的父亲其实是他自己,而不是约翰的种,她存活下来的宿命就是为他老茅家生崽子。

终于李华梅的精神彻底崩坏了,玩腻了的茅延安将她送进了黑龙会专门生育各种种族的婴儿来做生体实验的「生产车间」。两天后,正巧从白拉登那里来的华更纱上岛来寻找制作尸妓的材料,茅延安冷笑着将李华梅交到她手里…

在黑龙岛的一处海滩上,每天都可以看到一个美丽绝伦的碧发美人。她穿着暴露的金色胸甲,有H杯的巨乳像两个大肉团唿之欲出,下身月白色的战裙只有手帕大小,半透明的材质让人一眼就能窥探到美人裙底的风光——光洁无毛的私处。美人的皮肤由于阳光的暴晒,变成了健康的小麦色,眉眼之间的一股英气,像是一位英武的女将军。

这时候,一群男人来到海滩上。

海风习习,夹着愉悦的欢声,给人带来一股腥咸的味道。

【完】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