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阅读

我和我哥们的女友的女友的故事19-【2024年3月小说更新】

2024-03-04 13:46:22 来源: 花神时尚网

我和我哥们的女友的女友的故事19-【2024年3月小说更新】

本帖最后由 ptc077 于 2014-2-20 19:58 编辑

第一章、初次相逢

我和吴悠是大学同学,他长的很帅气,家里也很有钱,毕业后,我们一起搞

了个小公司,资金大部分是他出的,我负责技术,他跑市场,渐渐的生意做大了。

公司发展的很好。

吴悠爱勾搭女孩子,不过他从来不在公司里下手,附近几所大学和中专都有

他的挂名女友。每天下了班吴悠都忙的脚朝天,都不知道该陪那一个。

一天,我跟他去见客户,吃完晚饭,下楼取车,突然听到有人叫他,我们回

头一看,是两个女孩子,其中一个长的非常的漂亮,长髮飘飘,穿一件白色T恤,

发白的牛仔裤,一双黑色的平底鞋,即便沒穿高跟鞋,女孩子也显得双腿修长。

旁边那个个子更高些,梳着短髮,脸上的缐条有些硬朗,穿的衣服有些偏中

性,看着吴悠表情很不高兴。

长髮女孩子笑着跑过来,投入了吴悠的怀抱,吴悠搂着她,冲我笑笑。

我冲他暗竖大拇指,这女孩子可是个校花级別的人物。

吴悠拉着女孩子的手,两人嘀嘀咕咕的,吴悠拉着她给我介绍说:「这是我

大哥,是我们公司的老大!」

我笑道:「什么呀,你们家吴悠才是老大呢。我是给他打工的!」

女孩子冲我甜甜的一笑说:「刘大哥好!」

我笑道:「哎呀,弟妹真漂亮,你看,第一次见弟妹,也沒带啥礼物!下次

补吧。」

女孩子笑道:「不用什么礼物的,见到他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女孩子招招手,那个短髮姑娘走了过来,介绍到:「这是我最好的同学,小

楠,小楠这是吴悠的老闆,刘大哥。」

短髮姑娘面无表情的冲我点点头,我也点头致意。

吴悠掏出一把钱来,放进女孩子包里说:「小青,你和同学去逛街,我和老

大还有事情,週末我去接你吃饭!」

小青不要钱,吴悠压住她手说:「你们喜欢啥就买啥啊。我们走了。」

我跟吴悠进了地库,上了他的雷克萨斯,我说:「哎,这个你是不是当真的,

多纯的小姑娘啊。」

吴悠笑道:「当不了真,这些女孩子,就是玩玩的。」

我笑道:「你他妈的,下次再泡妞带上我,你嫂子出国这么久了,老子都素

的不知道啥是肉味了。」

吴悠笑道:「诶,这个小青你看的上么,看上了给我买条中华,让给你了。」

我笑道:「去你妈的,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就值一条烟再说了,你用过的,

老子可嫌髒!」

吴悠说:「那旁边那个男人婆怎么样」

我笑道:「我对拉拉不感兴趣!那女的肯定把你当情敌了,哈哈!」

车出了车库,沒有奔我家,而是往郊区开,我说:「你大爷的走错了。」

吴悠说:「沒错,出城,找个地方,我有话跟你说。」

我楞了一下,说:「嗯,我觉得你最近两天不对劲,到底怎么了。」

吴悠侧头看看我,微微嘆口气,车子加速,出了城。

下了主路,拐进小路,绕了几圈,到了一个鱼塘边上。这是我们经常来钓鱼

的一个地方。

下了车,鱼塘老闆过来打招唿。

我们坐在岸边,老闆亮了灯,给我拿来存在这儿的渔具,给我们泡了茶,回

去看电视剧去了。

我觉的他有心事,沒有拿桿,吴悠也沒动。

他掏出两根烟,塞嘴里,掏火机点上,给我一根,自己抽一根,这是我们两

人的习惯。

我沒出声,静静的看着他。

吴悠摸摸他微微捲曲的头髮,看看我说:「哥,咱们公司现在有两千多万的

资产了。如果我们现在分家,你给我多少」

我愣了一下,我从来沒想过这个事儿。我有些纳闷的说:「到底怎么了」

吴悠看着我说:「哥,你先回答我!」

我笑道:「应该说两千万,你给我分多少!这公司是你的!」

吴悠说:「我从来沒觉得这公司是我的,我一直当你是我大哥,是你带着我

创业的!」

我拉拉他说:「一人一半,好不」

吴悠点点头说:「哥,那我这周就想拿钱!」

我愣了一下说:「到底怎么了」

吴悠说:「家里出事了!」

我愣了说:「谁病了也要不了一千万啊!」

吴悠摇摇头说:「不是病,是我爸!」

我说:「叔叔怎么了」

吴悠嘆口气说:「双规了!」

我愣了一下说:「明白了,账户上的钱,你带一千八百万走,剩下两百万给

我。」

吴悠摇摇头说:「一千万足够了!」

我说:「只要退赔,应该人沒事吧!」

吴悠摇头说:「不知道,现在严打,可能会重判!」

我说:「你安心回去处理,这儿我盯着!」

吴悠苦笑一下说:「真他妈的,就为了一个女人!」

我说:「嗯,你是你爹亲生的,不是抱来的!」

吴悠看我一眼,我笑着解释说:「你们爷俩都活在女人肚皮上!」

吴悠苦笑一下,我说:「如果钱不够,马上告诉我。咱们还有几个合同款快

回来了。」

吴悠笑着说:「够了,这钱越少,人越安全!」

我点点头说:「积极退赔,争取宽大,老爷子只要沒事,多少钱咱都出,就

是公司卖了,咱也幹!」

吴悠点点头。

两人默默抽烟,谁也沒碰鱼竿,我给家乡一些亲戚朋友打了好多电话,让他

们帮忙找关系,帮吴悠的父亲平事儿。

快午夜了,在美国的老婆打来电话,我说了两句,就挂了。沒心思跟她玩越

洋思念。

吴悠重重的嘆口气,看看我说:「哥,我送你回去。」

我点点头,吴悠把我送回家,我叮嘱他也回去睡觉,不要去喝酒,现在不是

发洩的时候。

吴悠答应了走了。

第二天,我就叫来会计,把钱打到老家一个朋友的公司里,吴悠拿了一百万

现金,买了机票回去了。

开始一段时间,吴悠还给我打电话,事儿不算太大,全额退赔后,老头只是

党内处分。

可是事儿一定下来,吴悠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家里电话也沒人接,我托

朋友同学去找他,也找不到,他们家里人也都不在家。

吴悠全家人一个月时间,就彷彿消失了一样。

我急的到处打听,沒一点音讯。

手上有项目,走不开,我安排了四个职员去我们家乡,发动所有关系找人,

就是找不到,报案了,通过公安的朋友找,也沒有影子。公安的朋友说:肯定不

可能出国,估计是沒脸见人,躲起来了,过段时间就出来了。

我成天心神不宁,不过工作还得做。

本文标签: